当前位置:首页 > 百科 > 高盛不穿西装了 “傲娇”投行是变装了还是变心了

高盛不穿西装了 “傲娇”投行是变装了还是变心了

关键词:???发布时间:2019-10-19 10:00:01
高盛不穿西装了 “傲娇”投行是变装了还是变心了

白天是投行界的大佬,西装革履叱咤华尔街,晚上就变身酒吧DJ,在纽约、迈阿密等地的夜店Hold住全场。

自打迎来了这样一位新掌门人,高盛这家华尔街的老牌投行就开始画风突变了。现在,他们把改革的目标瞄准了着装。

未来你也许会看到,进出高盛的不再是西装革履的精英,很可能会出现T恤牛仔裤甚至程序员背包搭配的标准“码农”。

华尔街“最靓的仔”

投行里一直有着自己的着装秘密。比如江湖上流传的,“高盛的男员工总是打领带、穿没有皮带扣的鞋和不带花纹的西装”,“女员工90%穿连衣裙和高跟鞋。很多人穿的鞋很贵,比如 Louboutins。”“合伙人总是穿着西装,高管通常会留胡子,而摩根大通留胡子的人比高盛少多了。”

百年老店高盛一直以来都以这种形象示人,但现在,这种情况可能一去不复返了。

当地时间周二,高盛在给其3.6万名员工的一份内部通告中宣布了公司新的弹性着装规范——不再要求必须要每天穿正装上班,并称这一转变是由于“工作场所性质的变化倾向于一个更休闲的环境。”

当然,高盛还没有完全放飞自我。这份由高盛大名鼎鼎的DJ CEO索罗门、总裁John Waldron和财务主管Stephen Scherr共同撰写的内部备忘录没有明确地表示禁止或者鼓励员工穿什么,而是用这样一句话加以概括——穿着要“符合客户的期望”。

“我们都知道什么是适合工作场所的,什么是不适合的。当然,休闲装并不适合每一天和每一次互动,我们相信你们会一直在这方面做出良好的判断。”这份邮件略有隐晦地表达了一种试探。

高盛的变化不是一蹴而就的。早在2017年7月,高盛就先拿“码农”试了一波水。当时高盛的内部备忘录显示,技术部门的员工可自行判断是否需要穿着正装,连帽衫、牛仔裤或着运动鞋都是能够接受的。

要知道,这种装束正是当下千禧一代技术人员的最爱。但当时高盛的首席信息官Elisha Wiesel也强调,在参加客户会议时还是要穿正式服装。

而在着装这一块,索罗门更是率先做出了表率。要知道,曾经为了争取到余家服装品牌Lululemon的IPO承销权,人高马大的索罗门影视穿着该品牌的运动夹克和长款运动裤登上了谈判桌,可以想象,在西装革履的竞争对手面前,索罗门带给人的是怎样一种眼前一亮。

更重要的是,着装的变化似乎正在席卷华尔街。在这之前,摩根大通也曾发不过降低着装要求的备忘录,财经媒体Business Insieder直言,摩根大通此举肯定是符合美国和世界各地(投行)对休闲着装规范的要求,一些公司领导人甚至把它当做吸引千禧一代劳动力的卖点。

而根据金融时报的报道,摩根大通CEO杰米戴蒙经常被拍到不打领带,该行行长Daniel Pinto亦是如此,更有甚者,花旗主席Jamie Forese更是以在办公室穿运动风格的背心而闻名。

硅谷抢人大战

百年高盛的衣服可不是说换就换的,这背后藏着的是抢人大战的逻辑。对于高盛的转变,路透直言,高盛周二的公告也意味着该行将把传统政策向符合年轻员工的偏好转变。数据显示有超过75%的高盛员工是1981年以后出生的千禧一代或Z世代。

而华盛顿邮报此前的报道也提到,千禧一代特别渴望为一家他们认为能够反映其价值观的公司工作,轻松的着装要求正好可以符合他们的要求。

千禧一代正在大军压境,高盛感受到了危机。一方面为了留住自家员工,另一方面则是为了跟美国另一块宝地——硅谷竞争,吸引顶尖员工。

毕竟盛产科技公司的硅谷,印有公司品牌的T恤外加一件万古不变的套头帽衫,或者像小扎一样的“汗衫”牛仔裤才是“王道”,实在想象不到的就看看HBO热剧《硅谷》,但这些似乎并不考究的“程序员”却创造了巨额的财富和一个接连一个的独角兽。

最近几年,在跟高盛的对比之下,华尔街显得越来越力不从心。对不少年轻人来说,硅谷比华尔街的诱惑多了太多,同样的高薪,硅谷规矩更少,氛围更轻松,但金融危机的阴影却始终笼罩在华尔街,高盛不得不防。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高盛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家的财富因为一项穿着规定而拱手让人,这是号称金钱永不眠的华尔街最不能忍受的一点。说道底,高盛的改变就一个目的——吸引年轻人。

而为了吸引年轻人的这个目标,高盛也是使出了全力。2016年,高盛破天荒地在音乐流媒体Spotify上投放了招聘广告,不断强调加入高盛就能有无限可能,那一年,Spotify 72% 的用户都属于千禧一代。

而在2017年初,高盛还给其资产管理部门带来了一次大修整,办公室的隔板全部取消,500名资产管理人员全部集中在一层楼上,这种类似联合办公的形式也被指是在为吸引千禧一代上做的努力,高盛前CEO贝兰克梵甚至放出豪言,“我们是一家科技公司”。

DJ CEO的盘算

伴随着一系列的改变,与其说高盛是在“变装”,倒不如说它是在“变心”。

高盛2017年四季度财报数据显示,高盛四季度投行业务营收21.4亿美元,预期16.4亿美元;四季度股票销售和交易业务营收13.7亿美元,预期15.1亿美元;四季度固收、大宗商品及外汇业务 (FICC) 销售和交易营收10亿美元,预期12.8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FICC业务营收的数字与2016年同期20亿美元的表现相比,几乎是“腰斩”。

整个2017年,高盛集团的大宗商品部门利润下滑了75%,创下了该公司上市以来的最差表现,使其落后于竞争对手摩根士丹利。

在这个背景之下,索罗门和其曾经的竞争对手施瓦茨向董事会提出了一个方案:增加贷款和融资活动,扩大债券交易,在亚特兰大和西雅图等城市开设更多银行业务。

他们预计,这些措施从2020年秋季起每年将为高盛创造50亿美元额外收入。其中,预计来自FICC业务机会增长10亿美元,消费者贷款为10亿美元。

当时便有业内人士分析,这意味着高盛正在利用金融科技将消费者业务提升到与高盛强项FICC业务同等重要的位置。

而发展科技密集型业务的关键,就是让年轻人才具备与多年前交易员和投资银行家不同的技能。这就再次折回了高盛的关键问题——吸引顶尖的年轻人才。

索罗门正在为自己的改革目的铺路,除了业务,着装和环境将是未来的一个重要部分。所罗门曾在2015年对汉密尔顿学院的学生表示,要及时行乐,而不是甘守一份无聊的工作并寄希望于这份工作有一天会变得有趣。

而在一场播客节目中,所罗门也曾说道,对于高盛这样的组织,如果想要吸引年轻人来与他们共事,领导人的生活方式非常重要。因为当他们看到高管们的生活时,会考虑:“我想要那样的生活吗?”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杨月涵

相关内容
分享 2019-10-19 10:00:01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